我们为什么需要奥运会?

东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再度到来之际(注: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2020东京奥运会已延期至2021年7月23日举行),目光回望到40年前,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在奥林匹克运动历史上留下了令人难忘的一笔。

毫无疑问,那是一届特殊的奥运会。部分出于抗议苏联1979年12月入侵阿富汗的原因,有多达67个国家(地区)抵制了这届奥运会。来到莫斯科中央列宁体育场(卢日尼基体育场前身)的代表团只有80个,创造了1956年以来的新低。

在那届奥运会的16个比赛日里,有多达36项世界纪录和74项奥运会纪录被打破。但同时,也有许多运动员错过了可能毕生只有一次机会的奥运舞台。

2020年7月19日,莫斯科奥运会迎来开幕40周年纪念日,时光荏苒,参加过的、没参加的,昔日的运动健儿如今多已白发苍苍。透过历史,我们在追忆中反思:奥运会,能够或应该带给人类什么?

无法卫冕的冠军

反思的声音中,一位击剑项目运动员格外显眼。

年仅23岁,他就代表当时的西德夺得了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金牌。4年之后,27岁的他来到了运动生涯的黄金年龄,踌躇满志,准备在莫斯科奥运会上大展身手,却发现自己被迫卷入到西德是否该抵制奥运会的辩论之中。

他代表运动员去争取登上奥运舞台的机会,现实却让他屡屡碰壁。在当时,运动员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几近为零,他本以为自己在捍卫正当理由,却遭到社会的无情嘲笑,总理把他喊去开会,最后撂下一句话,“如果你想看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,那就尽管去莫斯科吧!”

最终,西德抵制了莫斯科奥运会,他成为无法卫冕的奥运冠军。

无独有偶,在美国,也有一位运动员做着类似的努力。她同样登上了蒙特利尔奥运会的领奖台,拿到了赛艇项目的一枚铜牌。在当时的美国总统吉米·卡特宣布抵制莫斯科奥运会之后,她甚至尝试通过法律途径逆转未来。

1980年3月,她受邀出席一个在白宫召开的会议。她本打算借机向总统进言,希望能够以奥运五环旗的名义参赛,却发现整场会议期间没获得任何开口的机会。“原来叫我开会就是为了教育我一顿的,”她说。

没能踏上莫斯科奥运会的赛场,成为了他和她人生道路的转折点。她立下誓言,不让类似的情况再度发生,他许下承诺,要让全世界所有干净的运动员都有机会站上奥运舞台。

于是,她在1986年成为了国际奥委会委员,1992年当选国际奥委会执委。她叫阿妮塔·德弗朗茨,是目前国际奥委会4名副主席中最资深的一位。

他则在1982年开了自己的律所,1991年加入国际奥委会,2000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副主席。2013年9月10日,他接替罗格,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历史上的第9任主席。他是托马斯·巴赫。

今年7月17日,在国际奥委会第136届全会上,昔日击剑少年的开幕致辞发人深省,“出于政治背景或国籍造成的抵制和歧视再次成为真正的危险,抵制体育不会造成任何政治影响。”过往的经历让他有着清醒的认识,抵制行为只会给运动员造成伤害,这不是奥运会该有的样子。

不容打破的原则

那么,奥运会该是什么样子呢?

“不分种族、社会、文化、政治的差别,将全世界用和平竞赛的方式团结在一起,是奥运会扮演的角色,也是我们正在努力实现中的目标,”巴赫说。

“来自206个国家(地区)代表团和难民代表团的运动员因奥运会而齐聚,平等地在奥运村中共同生活,交流想法并讨论,”巴赫阐释,“通过这种方式,创造友谊、理解、尊重和团结的气氛,这就是奥林匹克精神。”

友谊、理解、尊重、团结,这是维系奥运会的基础,也是不容打破的原则。

与40年前相比,运动员的地位如今提升了许多。包括国际奥委会等大大小小的体育组织均设有运动员委员会,国际奥委会的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更是将自动成为国际奥委会执委。

此外,将运动员置于中心位置的思想贯穿于体育赛事始终,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想出了200条简化方案,却没有牵涉运动员半分。不仅339个小项比赛照旧,确保运动员村按时运转更是组织者的首要任务。

在奥运会上,运动员有着充分的权利和自由。唯一的前提是,你的行为不可危及“友谊、理解、尊重、团结”的原则。

眼下,出现了修改《奥林匹克宪章》第50条的呼声,包括一些知名运动员和美国奥委会等组织都呼吁,这一条中的第二款规定:不允许在任何奥运会地点、比赛场馆或其他奥运区域宣扬政治、宗教或种族观点。

这一条规定使包括领奖台抗议等行为都被禁止。尽管在接受采访或社交媒体上表达观点不受限制,仍有一些运动员认为侵害了自己表达观点的权利。国际奥委会虽然感到压力,但截至目前毫不松口,就是因为这很可能会损害“友谊、理解、尊重、团结”的基础,即使是居于中心位置的运动员也不行。

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理查德·庞德一向以快言快语著称,今年2月,他在国际奥委会官网上发表《运动员的自由表达》一文,对于《奥林匹克宪章》中为何要有此规定,娓娓道来。

庞德认为,奥运会的运动员来自206个不同的国家或地区,大家有政治、宗教和种族观点上的不同在所难免。国际奥委会尊重大家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,然而这种权利并不是没有边界的,“你在领奖台上抗议别人,意味着别人也可以在领奖台上抗议你。”庞德指出,国际奥委会一直致力于用体育将各个种族、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凝聚在一起,控制自己的行为恰恰是建立互相尊重的重要基础。

“奥运会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。在如今这个矛盾突出、冲突频仍的世界,奥运会仍然为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保留了一片绿洲。在这片绿洲里,所有人可以齐聚一堂、平等竞技。在这里,他们可以从各自国家间的紧张关系中得到解脱,也不必理会平日里由此施加给自己的条条框框。诚然,奥运会的守护不会一直存在,但每一届奥运会的举行都是前进的一小步——既然17天的奥运会可以让人们和平、平等相处,那么或许有一天,全世界也可以实现。”

必须守护的净土

不幸的是,庞德口中的这一片“绿洲”,目前也有被体育政治化“沙漠”侵蚀的危险。

巴赫在国际奥委会全会中表示,将政治利益掺杂进体育,正在成为更多团体或个人的手段。“我们目前清晰地看到一些迹象,一些国家愈发自私并以自我为中心,这导致了更多的冲突,同时也使文化、经济、卫生、科学、人道主义援助等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被政治化,甚至包括反兴奋剂。”

如今的世界,在各种单边主义、保护主义的阴云下,“退群”、“断供”、“抵制”之声不时冒头。而正如庞德所言,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,奥运会更是一种象征,像一片绿洲、一方净土,将全世界的运动员以体育的名义汇聚,以平等的方式竞技,守护着这里免受政治、宗教、种族等方面分歧的干扰。

“啊,体育,天神的欢娱,生命的动力!”1912年,“奥林匹克之父”顾拜旦发表《体育颂》,他用了法国的霍罗德和德国的艾歇巴赫两个笔名。有解释称,顾拜旦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,即使是当时互相敌视的法国和德国,也可以在奥林匹克精神的感召下,增进友谊、互相了解。

消弭分歧、增进友谊,是奥运会独特的力量。世界为什么需要奥运会?她让人们放下了政治、宗教、种族上的枷锁,她为世界带来了“奥林匹克休战”,唤醒了作为人类的整体意识。即便这理想也会遭遇挫折,即便这世界有时阴霾四起,但奥林匹克精神始终在努力放射她的光芒——这光芒映射着人类文明千百年演进的思索与追求。守护这束光芒,就是守护人类共有的一座精神家园。只有在奥林匹克大家庭中,人们之间的分歧才不是“主角”,取而代之的是人类作为整体,向着“卓越、友谊、尊重”不断迈进,向着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不断进取。守护这块净土,就是守护人类自己。

“用体育让世界变得更好”,这条道路固然崎岖,但不能停下脚步。

(责编:赵欣悦、张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inc-assessoria.com